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文娛新聞 > 正文

新銳講述

2020-1-1 8:36:56 來源:山東商報

        文學要發展,離不開一批批新人的加入,所以那些嶄露頭角的新銳作家,往往得到評論家和讀者的特別關注。2019年,不少新銳作家都推出了新作,他們用新的視角、新的語言講述自己喜歡的故事。這些故事,不管是根植鄉土的家族命運,還是走出國門的留學之旅,不管是用傳統的方式娓娓道來,還是用懸疑冷峻的語言吸引讀者,都是當下年輕一代想講給大家聽的中國故事。記者 張雙

 
 
 

  周愷:樂山方言寫就家族故事

 

  周愷,1990年生,四川人,電臺主持,處女作《陰陽人甲乙卷》發表于《天南》,作品散見于《青年作家》《山花》《作品》等刊物。曾獲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

 

  “90后”小說家周愷2019年推出了長篇小說處女作《苔》。在《苔》中,他以密碼似的樂山方言寫就,以晚清年間四川嘉定(樂山)兩兄弟的不同命運為線索,向當代人講述了一段消失在歷史煙云中的家族故事,生動地再現了蜀中各個階層的人物命運。小說出版后,獲得了不少人的贊譽。

 

  在鄉土文學敘事似乎逐漸成為往事的當下,周愷的長篇,將漫流于嘉定平原上的大渡河流域予以著力書寫,以場鎮史、家族史、袍哥史、革命史、復仇史等多角度敘事,進行深度開掘,用地緣寫作,盤活了一個斷代史演變的壯美文學敘事。在碎片化寫作當道的今天,作為90后新銳小說家的周愷,沒有采取后現代的、去情節的、破碎式的敘事,而是表現出毅然重振“故事山河”的小說雄心。

 

  周愷認為,文學作品不能只有語言意義,可是作家應該意識到,他對他使用的那一套語言是有責任的。我們評價一個作家,很少再提到他對漢語做出了什么樣的貢獻,我覺得這是很悲哀的。張愛玲寫上海,沈從文寫湘西,老舍寫北京,李劼人寫四川,從語法到字詞,都照著民間那套來,一下子就和明清話本對接上了。

 


  楊好:講述留學生的海外之旅

 

  “90后”的楊好出生在文學家庭,本科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劇本寫作,研究生從北京外國語大學比較文學專業退學后,赴英獲得英國圣安德魯斯大學藝術史和蘇富比學院藝術商業雙碩士。楊好在經歷多專業背景后開始寫作,所寫作的小說被貼上“游戲感”“陌生感”等標簽。

 

  2019年出版的《黑色小說》是其首部長篇小說,剛剛面世就因為特殊的冷調語言風格以及小說“不走尋常路”的結構和情節引起爭議和關注。因作品冷調被稱為“硬核”女作家。

 

  兩名年輕的留學生男女,迥異于上個世紀中國留學生在海外的求學苦旅,通過一段追尋英國貴族的秘密之旅,展現了“90后”一代充滿國際化的世界觀和藝術觀。整部小說的故事結構不同于一般敘事,即像是一段雙線并行的懸疑探案故事,更像是電影鬼才昆汀·塔倫蒂諾式的現代解構電影。同時,豐富的西方文化知識,也讓楊好這一代年輕作家,可以在作品中自如地展示新一代中國年輕人對西方文化的熟悉和認識。

 

  評論家李敬澤說:《黑色小說》是一部拒絕的小說。楊好既不想說服你,也不想說服我,她甚至也不想說服自己。但是,這樣一種冷淡的講述隱隱散發著奇異的魅力。楊好坦言,這部小說中確實有自己切身經歷的一小部分,“作為90后,不得不說,電子游戲也給了我很多寫作的靈感。”

 

  葵田谷:審視社會和人心的大謎團

 

  從七歲起,葵田谷就開始了自認為的“懸疑小說”的創作,筆耕不輟30年,懸疑小說已經成為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葵田谷擅長邏輯和結構陷阱,不灑血漿卻曲折幾近詭異,有無限反轉肆虐讀者的惡趣味。

 

  在第三屆微時代全國網絡短篇小說大賽中,葵田谷以一篇結構驚艷的意識流小說《317號公交車》參賽,并獲得了大賽亞軍。2019年,推出實體書《月光森林》和《金色麥田》。

 

  20年前,一宗懸而未決的兇殺案,遺留下兩個孤獨的靈魂。他們牽手走過一片接一片的人間荒野。然而,陌生人的小小惡意在他們倆之間引發了一場巨大的蝴蝶效應,讓原本就在孤獨前行的兩個人,僅剩下一個冰冷絕望的軀殼,連最后一絲溫情也被完全撕毀……這是《月光森林》構建的懸疑故事。

 

  在某種意義上,懸疑小說是一種向黑暗和悲觀宣戰的檄文,是一個用來審視社會和人心大謎團的載體。葵田谷對社會、人心、懸疑小說三者的關系有著獨特的見解,在當下的內容市場下,他一如既往堅持自己初心,從不為了奪人眼球而就加入自己無法認同的獵奇、粗暴、血腥的東西,而是選取樸素日常的場景,用平靜的語言描繪著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二湘:全球化語境下的人生旅途

 

  二湘畢業于北京大學和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計算機碩士。小說發表在《當代》《芙蓉》《江南》《青年作家》《北京文學》《上海文學》《科幻世界》等文學期刊,《重返2046》獲華語科幻星云獎電影創意入圍獎。作品進入中國小說學會年度排行榜。

 

  2019年出版的《暗涌》是二湘繼《狂流》之后的新作,是其“命運交響曲”系列的第二部,作者依然將海外留學、工作和生活的背景融入寫作。因為是切身經歷,所以細節逼真、觀感真實。“時間是離弦的箭,是無限的空,是不斷的開始與不斷的結束。”這是文學評論家岳雯的話,被作者二湘拿來作為其第二部長篇《暗涌》的題記,足見這本小說講述時光流逝、講述迷失和找尋的意圖。

 

  小說以輾轉于國外的主人公吳貴林的人生際遇為書寫主線,阿富汗喀布爾,美國硅谷,中國上海、深圳,埃塞俄比亞的斯亞貝巴都有他駐留的痕跡,求學、邂逅愛情、職場競爭,痛失所愛、自我放逐、故人重逢。作者關注個人遭遇與戰爭、經濟環境等大議題的碰撞,失誤之痛、愛之歡喜,人生的起伏在變幻莫測的環境下更顯得撲朔迷離,下一刻命運不知將人挾向何處,故事在平靜的表象下暗流涌動。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