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新聞周刊 > 正文

致命警情背后

2019-12-9 10:09:05 來源:山東商報

        空無一人的房間內門窗緊鎖,斷掉的煤氣管道正在呼呼漏氣;門外,暮色中各家廚房炊煙升起,同樓的200多戶居民陸續下班回家……這如同電影般驚心動魄的情節,就在上周,真實發生在濟南一居民小區內。歷經4個多小時的緊急救援,在公安、消防、燃氣公司、物業等多個部門的通力合作下,這場危機最終被安全化解。文/圖記者張舒實習生樊鵬莉

 

振興街派出所副所長寧繼勇和民警孫向東在事發現場勘查



  還原

 

  “出事那家的窗戶還沒安上,也不知道冷不冷。”在小區里巡邏了一圈后,保安老張提著一個鐵皮飯盒走進物業辦公室,順手擱在暖氣片上,把午飯加熱。值班的物業人員王冬聞聲抬起頭來:“前天早上看見那家女主人了,眼睛哭得紅紅的,腫得跟桃子似的,在挨家挨戶地登門道歉。”

 

  老張走到掛著日歷的墻邊,從“12月2日”那張開始連撕了好幾頁,直到露出“12月6日”,把撕下的紙團團成團兒扔進垃圾桶。“聽業主們說,她丈夫定性為危害公共安全罪,可能要坐牢。”盡管時隔多日,可12月2日那天,F區8單元一家人因為吵架把管道拽斷導致燃氣泄漏的事,仍被小區內的業主們議論紛紛。

 

  “想起來就后怕,那天拼了命地敲各家的門通知疏散,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王冬笑著說。在小區內干了6年物業管理,業主吵架、兩口子鬧得不可開交的事兒他見得太多了,早就習以為常。可像侯華家折騰得燃氣泄漏差點燃爆,小區上百人在寒夜里凍了4個小時,這輩子他都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出事當天,也是他和老張值班。下午6點多,辦公室的門一下子被人推開,一名40多歲的中年男子帶著一身寒氣沖了進來。王冬一看,是住在F區的業主侯華。侯華的頭發亂亂的,沒穿外套,腳上趿著拖鞋。“我把煤氣管兒給拽下來了”,他表情有些憤恨,“和媳婦兒吵架的時候。”王冬聞言,立刻拿起手機撥打了110報警。侯華兩口子經常吵架,還被其他業主投訴過,王冬對這一家的事多少有些耳聞。

 

  根據侯華后來在派出所交代,今年40多歲的他和妻子謝天從老家菏澤初來濟南時,一起做醫藥生意。后來家里有了點積蓄,他便飄飄然起來,不再起早貪黑的工作。不僅讓妻子一個人掙錢養家,自己還到處吃喝消遣。疑神疑鬼的丈夫一旦看到妻子和異性說話,回家后便不由分說地就對妻子拳腳相加。兩人因此常常爆發家庭矛盾。

 

  根據警方了解的情況,事發三天前,倆人又因為瑣事發生口角,隨后開始冷戰。當天下午,侯華打牌輸了錢,回家張口就向妻子要三千塊。謝天不想搭理丈夫,立即就用手機轉了賬。本以為會激怒妻子,沒想到對方無動于衷,這讓侯華感到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于是,他提出再要十萬塊,并聲稱如果不給就下樓燒車。


 

侯華在派出所做筆錄

 

  “愛燒啥燒啥,燒房子都行。”謝天怒急反笑,不再理他,拉著孩子和婆婆坐下吃飯。妻子不以為意的神情令侯華暴跳如雷,沖進廚房一把扯斷了燃氣管道,大叫著“要死一家人一起死!”看到一臉震驚的妻子帶著家人倉皇逃跑,侯華也慌了。本想作勢嚇唬一下妻子,沒想真地拽斷了管道。看著斷裂處源源不斷泄漏的燃氣,侯華踉蹌著把門一帶,也跑了出去。

 

  險情

 

  報警的這個小區,位于槐蔭區振興街派出所轄區。當時所里的第一接警人是孫向東。“那時候正在食堂吃晚飯,聽到指揮中心的呼叫,撂下筷子一頭鉆進警車,就向2公里外的小區開去。”他回憶,車子剛拐進通往F區的小路上,就看到樓下站著名面色憔悴的中年女人,一只手緊緊摟著個十幾歲的孩子,另一只手死死拽著位年逾六十的老人。三個人都僅穿著單薄的室內居家服,在夜色中凍得瑟瑟發抖。母親懷中的女孩最先注意到警車,搖了搖媽媽的手示意她向這個方向看過來。

 

  拉著警笛的消防車幾乎同時趕到,謝天表情瑟縮地朝他們走過來:“我是5樓的住戶。家里天然氣管道讓老公拔斷了,我們不敢上去。”她簡單說了下情況:斷裂處位于燃氣表和管道銜接位置,大約兩指粗。在謝天害怕的哭訴中,孫向東和小緯六路消防中隊的指導員周玥同時抓住一條致命信息:匆忙逃跑間,這家人誰也沒有做補救措施,甚至連窗戶都沒來得及打開。此時,反鎖的防盜門內,空無一人的密閉空間里,斷掉的煤氣管道正在呼呼漏氣;與此同時,隨著同樓的200多戶居民陸續下班,各家廚房中炊煙升起……此時,哪怕是靜電引發的一個微小的火花,后果都不堪設想。“趕緊請求支援!”孫向東和周玥不約而同喊道。

 

  很快,公安和消防的增援人員就到位了。“馬上疏散居民,整棟樓斷電!”振興街派出所教導員鄒小森,轉業前曾做過多年消防工作,有著豐富的營救經驗,預估到事情的嚴重性,他一到現場就沖入事發單元內,狂砸一樓住戶大門:“出現緊急情況,不用驚慌,馬上撤離!”

 

  另一邊,收到指示的王冬和物業的工作人員、保安們,一路挨家挨戶地敲門下通知;另一路奔向配電室,將整棟樓的電閘一一拉下。瞬間,剛才還燈火通明的居民樓,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樓道里,孫向東和物業開著手電,引導著單元內的住戶們有序下樓撤離。突然,有個人逆著人流向上跑去,引發了大家的騷動。孫向東一把攔住悶頭上樓的男子一看,竟然是侯華。侯華手中攥著一卷透明膠帶,情緒激動地叫嚷:“不用你們管!我自己有辦法!”原來,他從物業辦公室離開后,跑去社區超市買了卷膠帶,想回家把斷裂處粘起來。

 

  當時侯華不計后果的舉動,讓孫向東事隔多天仍心有余悸。“面對明明已知的危險,侯華卻不以為然,憑借著‘感覺’來做判斷,事情失控后整棟樓的居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燃氣泄漏后,他既沒開窗通風,也沒給救援人員留門,匆忙間關門落荒而逃導致了更嚴重的后果,大大延誤了救援時間。不僅如此,還企圖用膠帶處理的做法更是魯莽沖動。”

 

         破窗

 

  23歲的消防員姚帥臨危受命,是當晚第一個靠近出事房間的人。“根據濟華燃氣現場測量的數值,窗外釋放的天然氣濃度就達5500PPM,釋放量在5立方米以上。”姚帥回憶,“一旦遇到火花出現燃爆,威力難以估量,整棟樓都會遭到嚴重破壞。”

 

  “如果使用密碼鎖開門,電池啟動的瞬間極可能產生靜電;若通過切割玻璃破窗進入,萬一火花點燃天然氣,后果不堪設想。”姚帥說,救援人員怎樣才能進入門窗緊鎖的密閉房間,一時間成為一個無解的死局。同時,當晚通過網絡得知此消息的市民越來越多,這件事已經引發全城關注。

 

  當夜驟然降溫,冷風嗖嗖地直往人脖子里灌。消防員進入侯華樓上的住戶,將鉤梯從廚房陽臺處向下放出去。由于樓層較高,梯子被疾風吹的前后擺動,打在墻壁上“咣當”作響。加上6層樓距地面十幾米的高度,看著就嚇人。當姚帥戴上阻燃頭套,從隔壁單元同層住戶的北側窗戶一躍而出時,樓下圍觀的居民們不約而同發出一聲驚呼!

 

  左手抓著鉤梯,右手拿著濕抹布,姚帥踩著空調外機慢慢移動,終于靠近事發地的廚房陽臺。剛接近至窗戶位置,他身上掛著的燃氣檢測儀就發出“嘀嘀嘀”的報警聲。“隔著頭套都能聞到刺鼻的味道,熏得頭疼。”姚帥小心地用抹布將窗戶邊框打濕,避免破窗時產生靜電,接著用絕緣硬塑料棍慢慢頂住邊緣,借用杠桿原理用力撬動,反復操作幾次,窗框受到外力被擠壓變形,露出一條一指多寬的縫隙。確定窗戶再也推不動后,他才按原路返回。

 

  如法炮制,姚帥將南側窗戶也撬出一條縫隙。室內空氣一流通,泄漏的燃氣終于開始慢慢向屋外消散。一個多小時后,姚帥第三次通過鉤梯下降到501室外,儀器檢測顯示濃度信號減弱不少。4個小時后,在濟華燃氣的工作人員確認安全的情況下,物業給侯華家單獨通電。一直在樓下等待的侯華,終于被警方帶到自家門口,用指紋打開了大門。隨后,消防人員率先入室,將各個房間所有窗戶卸下,加速空氣流動。23點30分,經過多方確認安全性后,警方宣布現場危機解除。在樓下等待了4個小時的上百名居民早已被凍透,心有余悸的各自回到家中。

 


  刑拘

 

  住在侯華樓下的胡輝,得知公安機關將侯華以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刑事拘留,頗感意外。“不就是兩口子打架嗎,拘留幾天就行了,處罰的是不是有點太重了。”最初,胡輝對于此事也是怨氣載道。他家中有位90多歲的老人,常年臥床,事發當晚,老人因行動不便無法下樓,讓胡輝心驚膽顫的擔心了一夜。可事后,看到謝天挨家挨戶登門賠罪,還表示給各家造成的損失她愿承擔賠償,胡輝又心軟了。為此,他還專門找到振興街派出所副所長寧繼勇,想給這家人求求情。

 

  侯華被刑拘,不僅胡輝難以理解,侯華本人也無法接受。在他看來,夫妻矛盾屬于關起門來的“自家事”,自己是無心之過,怎么就成涉及刑事的嚴重犯罪了。

 

  “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一種社會危害性嚴重的犯罪。這個罪名的概念就是與放火、決水、爆炸、投放危險物質等危險性相當的其他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寧繼勇介紹,事發次日,派出所同治安、法制、刑警等多個部門專門成立了專案組,對侯華的行為進行法律定性。“侯華作為成年人,應該有獨立思考判斷對錯的能力,知道天然氣泄漏的危險性,但是卻因一時家庭矛盾拔掉燃氣管道泄憤,顯然是不應該的。事發后,他首先選擇的是離開現場,沒有積極應對,放任這種結果,放任這種危險性持續存在,置他人安危于不顧,造成了極大的安全隱患。

 

  ”對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定,不少市民并不了解。寧繼勇解釋,“這類犯罪主要有兩個特點,一是危害到了大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財產安全;二是對被侵害對象和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事前往往無法預料和控制。”

 

  他列舉了幾種生活中發生過的“危害公共安全罪”行為:像濟南今年夏天連續出現的兩起扔尖刀、扔酒瓶高空墜物事件;醉酒司機闖卡,導致嚴重后果的;在公交司機駕駛過程中與其產生爭執,甚至搶奪方向盤的;通過破壞電力或易燃易爆設備,自殺未遂的;偷路政井蓋導致發生重大交通事故的……“根據情節的輕重和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危害公共安全罪’ 最低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最高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反思

 

  12月8日,記者再次來到侯華居住的小區。時隔一周,501的廚房窗仍然維持著事發時半開的狀態。盡管經歷過這場危機,但面對燃氣泄漏究竟該如何處理的問題,小區居民們的回答仍然五花八門。有的說該先開窗,有的說先撤離,有的說先斷電……

 

  “生活中煤氣、天然氣泄漏所引發的火災爆炸事故并不罕見。錯誤的燃氣泄漏處理方法,不但不能排除危險,反而會引發或加大危險事故的發生。”寧繼勇介紹,正確的自救方法,第一步是關閉燃氣的總閥門。“停止燃氣的繼續泄漏,這是最簡單易行,又十分有效的處置方法。同時要絕對禁止一切能引起火花的行為,一旦發現泄漏,不能開燈,不能打開抽油煙機和排風扇,不能點火,也不能在室內撥打電話。”關閉總閥后,打開門窗,通氣散氣,降低煤氣濃度,可防止發生燃燒和爆炸。隨后迅速撤離現場,前往安全地帶撥打火警電話“119”。

 

  “如果小區物業平時能加強相關的安全教育,在單元門口或宣傳欄等位置張貼一些溫馨提示,也許市民在面對隱患時,就可以第一時間采取自救。”居民張素建議。

 

  事發后,小區居民們當面感謝姚帥的英勇,網友們也紛紛為消防人員點贊,但姚帥卻高興不起來。“在現場救援的過程中,小區的道路設計也反映出部分安全隱患。”他說,事發的8單元位于整棟樓的中間部位,因此只能從南北兩側入戶救援。然而,南側樓下是一片寬闊的綠化帶,不僅有圍欄且樹木叢生,枝杈高達八九層樓;北側雖有一條小路,但受路面寬度限制,帶有云梯的消防車根本無法進入,只能停在幾十米開外。

 

  “如果想夠到侯華家的窗戶,唯一的辦法是通過樓上一層或隔壁單元同樓層的住戶陽臺,放出長梯靠人力拉拽,在室外懸空操作,危險性可想而知。”姚帥認為,如果小區最初設計規劃時能預留出消防通道,云梯可以架到5樓窗戶外,或許就能給救援行動減少一定的難度。(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使用化名)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