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搶票軟件莫淪為搶票“黃牛”

2019-12-30 9:34:30 來源:山東商報
        伴隨著春運來臨,焦急的“黃牛”們迎來了歲末最后一場戰爭。從2020年1月10日開始,到2月18日結束,短短幾十天的時間,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們一年的“收成”。從“等”到“盼”再到“搶”,春運這場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滋生了巨大的購票需求。技術上的進步非但沒能改變現狀,反而成為某些不法者覬覦的“肥肉”。(12月29日中新網《法制日報》)

 

 

  春運“人口遷徙”滋生了巨大的購票需求,的確給不法之徒提供了發財的契機。而每年春運,各地各相關部門都會出臺舉措嚴打“黃牛”,但不難發現,“黃牛”依舊存在,而且借助技術的改進,他們也是如虎添翼。如此之下,不僅讓普通消費者的權益受到侵害,致使票難買,或者滋生高價票的出現,乃至讓部分人的回家路受阻,更會擾亂社會秩序。

 

 

  具體來看,春運購票市場中,就有搶票加速群的存在,且大部分都是付費群,有押金的代購要求更為復雜,其中包括“自行搶票成功押金不退”的霸王條款。有網友就表示,有個別黑心“黃牛”收了押金、拿到購票信息后,直接在其他第三方購票渠道搶購車票,搶到就賺取相應利潤,沒搶到就拉黑購票者。

 

 

  但更為值得警惕的是,搶票軟件淪為徹頭徹尾的搶票“黃牛”。2000年起實施的《國家計委、鐵道部關于規范鐵路客票銷售服務收費有關問題的通知》顯示,代理銷售鐵路客票可收取鐵路客票銷售服務費,其收費標準每張客票最高不得超過5元。而市面上絕大多數搶票APP上所需花費的費用,均遠遠超過該《通知》規定的5元最高限度。

 

 

  盡管搶票軟件只是利用自身技術幫助購票,并沒有“鎖死”票源,收取的費用也是對應時間成本和技術成本。但很顯然,若缺失相應的規范,不僅會縱容漫天要價的出現,而且也就難免會淪為“黃牛”口實。而12306工作人員更表示,無論從哪個平臺購票,都要通過12306出票,且通過第三方平臺購票出現問題時,12306并不負責,

 

 

  正如媒體所言,如果能讓包括以搶先購買車票軟件的名義出現的,包括“互聯網絡黃牛黨”在內的黃牛黨徹底地銷聲匿跡,消費者的利益將得到切實有效的維護。的確如此。從本質上來講,隨著管理的完善,現在通過互聯網手段搶票,也應該是鐵路部門明令禁止的行為。而相關職能部門更不能縱容,乃至置之不理。

 

 

  互聯網再大也大不過法網。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倒賣車票刑事案件有關問題的解釋》的規定,高價、變相加價倒賣車票或者倒賣座席、臥鋪簽字號及訂購車票憑證,票面數額在5000元以上,或者非法獲利數額在2000元以上的,即屬情節嚴重。而搶票軟件是否也存在相應問題,該引起重視了。讓違規者沒有市場,消費者購票才不會難于上青天。 楊玉龍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