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財經新聞 > 正文

健身房里的“新經濟脈動”

2019-12-29 9:24:57 來源:山東商報

        編者按

 

  時間,走過2019年。

 

  這是一個經濟總體向好,卻也不乏起伏分化的年份。這一年的微觀領域里,平臺經濟繼續發力、大數據亮點紛呈、互聯網企業有明有滅……大致來看,所有堪稱耀眼的增長點,幾乎都是堅持民生取向的,而這正符合經濟學的倫理要義——以人的真實需求為本。

 

  因此,2019年的視野中,我們看到的更多是“生活里的經濟學”:無論是二維碼使用越來越多、網購日用品越來越日常,還是各種商事辦理越來越依賴APP,那些凌空高蹈的高新技術、信息技術一旦和人們的日子掛上了鉤,才真正具備了迭代的可能,才會擁有調動整個供給側的能量。

 

  不得不說,經濟領域任何尋求轉機和起色的動機,都需要在真實的消費端尋找答案。 肖明君



低價預付卡是健身房吸引客戶的一種新手段

智能化互聯網健身房成為了新經濟中一個頗具代表性的縮影

 

  隨著消費的不斷升級,一年來,在濟南涌現出了不少新經濟體,其中智能化互聯網健身房成為了新經濟中一個頗具代表性的縮影。

 

  傳統健身房頻繁因經營壓力關店,市民在釋放健身需求的同時,24小時智能化健身房出現在了濟南商圈。從手機APP預約便可到門店健身,24小時全程自助,健身房里涌現出了“新經濟”。文/圖記者徐曉陽

 

  從“奢侈事”到“普遍事”

 

  “過去辦張健身卡動輒需要好幾千,那時候覺得能去健身房健個身就是一件比較奢侈的事。如今,各個健身房不斷推出各種低價卡,去健身房已經成為我們市民的普遍選擇。”回顧健身行業這幾年來的變化,市民趙女士感嘆道。

 

  “年卡是800元,再贈送一個月的時間,半年卡是500元,開卡的時間可以在年后。”在山師東路上,趙瑩(化名)開的一家黑駿馬健身俱樂部在年底搞優惠活動。

 

  趙瑩已經在濟南從事健身行業13年,最多的時候門店開到六七家,目前趙瑩只剩下山師東路這家門店由自己來經營。

 

  在濟南的健身市場,像趙瑩的門店年卡收費已經是較低的價格。記者注意到,相比往常幾千塊錢的年卡或是半年卡,不少健身房在年底也都推出價格十分低廉的優惠辦卡活動。

 

  位于歷山路上的明郡健身也在年底推出了“大促”活動,門店銷售經理胡慶華在自己的朋友圈已經連續轉發了好幾天的促銷信息:399元雙月卡,最晚4月1日開課。

 

  在以往,胡慶華所在的健身房年卡就要三千以上,平均每個月的費用近三百元,此次推出的399元雙月卡也是門店的一次低價促銷。

 

  除此之外,位于千佛山路上的樂刻運動健身也推出了439元的季卡,相比以往價格高昂的健身年卡,各個健身房都想在年底利用低價促銷來吸引顧客。

 

  傳統健身房正面臨經營困境

 

  去年開始,濟南的健身房經歷了一波洗牌,市民健身需求增加的同時,因經營不善而關門的傳統健身房門店不在少數。

 

  今年10月,濟南一家名為“全城熱戀”的健身房跑路,室內器材都被搬空,超過100名會員辦理了健身卡,卡內預付款未被退還。

 

  去年12月份,濟南市“創大”健身房在會員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健身房承包出去,同時拖欠了物業費用和水電費,導致健身房停水停電,會員無法使用健身房。

 

  去年8月,濟南高新區美蓮廣場的一家名為“陽光100”健身房關門,老板被疑跑路,至少200名會員、超過15萬元會費未消費或被退還。關門的原因則是經營不善,物業方面表示該健身房還拖欠了美蓮廣場幾十萬元的房租和水電費。

 

  《2018-2019健身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共有3099家健身房關閉,關閉率為4.36%。開業一年內關閉的有528家,占比17%。

 

  “傳統健身房目前的盈利模式沒有改變,還是依靠客戶辦理預付卡和私教課程來實現盈利,但這種方式目前的利潤空間已經很小。在中銀大廈內,一個2000平左右的健身房,一年光房租就要170萬,此外加上水電費等花費至少200萬。為了實現資金快速回流,健身房只有不斷地拉人辦卡。”采訪中,一位行業內資深人士向記者說道。

 

  此外,記者在采訪中得知,健身房通過售賣低價預付卡,是吸引客戶的一種手段,但是低價健身卡很難實現店面盈利,健身房只能通過不斷“拉人頭”獲得新的預售資金,如此循環往復,一旦健身房現金流出現斷裂就會導致無法經營,也就會產生“跑路”的情況。

 

  24小時智能化健身房在濟南興起

 

  在傳統健身房遭遇經營困境的同時,記者發現在濟南商圈出現了一種可以通過手機預約的24小時智能化健身房。

 

  “我們目前運營了有一年多吧,顧客可以直接通過手機APP網上預約到店,從進門開始我們都是實行刷卡認證,以智能化為主。”在濟南文化西路上一家名為樂刻健身的24小時健身房,一名管理人員稱,該店吸引了不少年輕人。

 

  據介紹,目前他們還首推月付制健身卡,顧客可直接通過APP進行購買,每個月的費用為159元。除此之外,健身房的季卡為439元,年卡為1588元,這個價格在同行業中都算是較為低廉的價格。

 

  “我們的24小時健身也是一個特色,只要通過身份認證的會員可以直接刷卡進店健身,沒有任何時間限制。”該管理人員說。記者在該健身房內看到,盡管是上午上班的時間,在店里健身的會員仍不少,以年輕人居多。此外,記者注意到在聊城、濰坊等地還出現了一家名為“堅蛋運動”的24小時智能化健身房,實行“99元月付制”,主要設置在社區內,滿足顧客離家近的健身需求,會員通過人臉識別進行掃碼進店。

 


  互聯網健身房或成未來新趨勢

 

  摒棄大面積場地和高昂的人力成本支出,互聯網健身房面積小且不配置多余服務人員,全程手機預約,目前已經在省城健身市場引起不小的關注。

 

  “整個店的面積是300平,與一般的店面相比更加小型化,同時為了提高會員的使用率也沒有配備淋浴設施。”郭華介紹。場館的小型化、智能化、24小時開放的產品屬性,大幅度降低了樂刻運動對選址空間的要求,200至300平方米的健身場地面積,在滿足健身消費人群使用需求的同時提升使用率,進而降低成本,提高性價比。

 

  此外,從教練端來看,互聯網健身房實現了“全程無推銷”的工作模式。從消費者角度看,健身門檻被大大降低,從之前的動輒幾千元的年卡,變成月卡的付費制。創新的商業模式使得消費變得更加親民,也滿足了一些真正的健身人群靈活化的健身需求。

 

  “互聯網健身房在某種意義上更像是傳統健身房的縮小版,它的核心競爭力在于月卡模式帶來的低獲客成本以及通過減少面積和增加智能化健身設備來提高的坪效和人效。”采訪中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說道。

 

  不過,對于新型的互聯網健身房業界也有不同的聲音。“從本質上來講,互聯網健身房與平常的健身房沒有很大差別,會員也都是辦卡然后進行運動消費,集約化的場地降低了運營者的成本,但是也會存在熱門時間段門店滿員的狀況,有會員存在課程預約不上的情況,這也就降低了客戶的使用感。”一位在樂刻健身房辦了季卡的會員向記者說道。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