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新聞周刊 > 正文

我的朋友圈誰做主?

2019-12-16 10:04:33 來源:山東商報

        今天你用微信了嗎?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每天刷刷朋友圈、看看好友動態,是不少人休閑時的狀態。截至今年2月份,微信已擁有10億用戶,日活躍用戶也超過3億,然而與之相反的是,朋友圈的使用率卻在逐年下降。越來越多的人感到,朋友圈正在慢慢變味。記者 張舒



  私人空間成單位“業務園地”


  8月11日,盡管是個周末,小常依然在早上8點準時打開朋友圈,逐條轉發單位公眾號上推送的文章。按照小常所在的單位規定,單位公眾號推送的微信內容,每位員工每天都必須轉發并截圖,并有專人檢查,不轉發的一律扣錢。


  “去年年初,單位的人力資源部發布了一則令人‘哭笑不得’的通知,要求每位員工的微信好友不能少于500人,并發動身邊的家人和朋友關注單位微信公號,每人最少30人,上不封頂,成功關注人員的微信ID還要上報至人力部門進行核對。每個月辦公室會對全體員工的推廣情況匯總給領導審閱,并將各部門的完成進度計入季度考核指標。”為了完成任務,小常只好硬著頭皮到處加好友,幫單位公號“拉粉絲”。


  “我們單位推送的內容專業性比較強,我拉了一堆親戚朋友,其實他們根本看不懂,也不感興趣。”小常說,發朋友圈狀態本來是個很自然的過程,可現在完全變味了,但自己也只能請大家幫忙。每天都需要面對“轉公號”的硬規定,又怕引起朋友們的反感,小常只好把領導、同事分成一組,遇到公司要求“逢人就轉”的消息,她轉發時就設置為“分組可見”。


  本是私人空間,卻成了單位的“業務園地”,這種情況在朋友圈中并不少見。“不僅要關注本單位公號,有時還要轉發合作單位的微信幫其賺閱讀量。”80后小賈供職于省城一家傳媒公司,他說,合作單位的領導轉發某一條工作推廣時,他幾乎都會立即跟著轉發,“其實根本不感興趣,點進去也不會看完,但是都轉了,就是告訴對方‘我看了’,捧個場,一種交際手段而已。”小賈說,對方領導看到他的轉發,也會在下面點個贊,意思是“小伙子我看到了,這個情我領了。”



  “朋友圈”變“生意圈”


  今年五一,工作滿9年的小鄭終于也在朋友圈做起了保健品推銷的生意。“之前身邊不少朋友都在做微商,后來有人建議我,既然自己也吃保健品干嘛不順便做推廣呢,至少能把自己買保健品花的錢賺回來。”心動了的小鄭快速盤算了一下,“這事成本低,在朋友圈發發圖片,再跟朋友聊聊天,生意就做成了。更關鍵的是,做微商并不占用上班時間,比較適合業余時間兼職。”


  小鄭人緣不錯,加之長得漂亮,三個多月的時間,已經有40多人先后加入她的代理團隊,她也從初級代理升級為業務小組負責人,現在,朋友圈已能為她帶來每月近千元的收入。”不過,隨著加入微商,她很快發現,自己現實中的朋友圈架構也在重新洗牌。“朋友圈里的一部分老同學把我屏蔽了,更有甚者直接把我拉黑刪除。”


  “如今的朋友圈商業氣息太濃了。逛朋友圈本來是想看看好友近期生活狀態,了解對方過得如何,但刷了朋友圈半天,發現不是這個產品的廣告,就是那個產品的廣告,這誰還有心情逛下去。”在濟南一所小學當老師的王莉說,現在朋友圈里不少人在兼職做微商,吃喝穿用樣樣具備,天天就像在看滾動廣告,以至于現在她都不愛翻朋友圈了。和王莉有同樣感受的還有市民張女士。張女士稱,她的微信朋友圈變得越來越商業化,不少以前的好友最近都做起了產品代理或海外代購,“朋友圈”變成了“生意圈”。


  與此同時,過度泛濫的廣告正成為用戶打開朋友圈的最大阻力。根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微信朋友圈使用率為83.4%,較2017年底下降了3.9個百分點;而新浪系的社交平臺微博卻不減反增,較2017年底上升1.4個百分點。在打開朋友圈頻率有所下降的用戶中,超過四成認為原因與朋友圈內廣告太多有關。



  不能“愉快玩耍”的私圈


  此外,一些微信用戶也面臨朋友圈私密性和微信好友龐雜的沖突。“我和領導都互加了朋友圈,以前我還喜歡發一些吃喝玩樂的照片,現在沒那么自由了,總不能給領導留下無所事事的印象。沒辦法,只好將好友分組,發朋友圈的時候多一道工序,只對部分人可見。”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的小張表示,職場一條心照不宣的“潛規則”是單位領導高居朋友圈“拉黑榜”榜首。一項2000余人參與的投票調查顯示,進黑名單的人中,一半以上都是熟人,其中27%為領導,占比最高。


  除了不得不分組,朋友圈還流行著另一條職場“潛規則”——“曬”加班。在高新區軟件園上班的小宮說,朋友圈的一大功能是“加班一定要讓領導看見,顯得自己很努力”,這似乎是一條單位通行“秘訣”。為了讓加班更可信,甚至有人總結出專門的《朋友圈曬加班秘籍》,例如“借景抒情”版:“下班回家的路上看手機,發現了21個老婆的未接電話。看著啟明星,默默說,老婆,紀念日快樂。”


  矛盾的是,一方面,工作和微商已經占據了朋友圈社交功能的大部分;另一方面,其實多數用戶更傾向于將朋友圈視為私人領域。根據《微信2017用戶研究和商機洞察》報告顯示,超過80%的用戶在微信上有過工作行為,接近六成的用戶新增好友都來自職場,其中主要以工作對接、安排以及通知為主;與此同時,六成以上的微信用戶希望在朋友圈看到他人生活化的內容,只有23.6%的用戶愿意看到工作相關內容。


  有趣的是,生活中的“塑料友誼”在微信上也得到了延續。根據大數據統計,超兩成微信用戶的好友人數達到201—500 人,好友人數達500以上的占比也超過一成。盡管這個圈子看似很大,可以攀談的人卻很少:超六成用戶每周交流好友數量不超過20人,許多“好友”的聊天記錄只停滯在剛添加時的寒暄上。

双色球历史开奖结果